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天宫宠妃是魔头

天宫宠妃是魔头

天宫宠妃是魔头

8.0

应用类型:言情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8.1M

应用平台:

标签: 言情小说

天宫宠妃是魔头是作者镜妍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天宫宠妃是魔头免费阅读全文,主角清湄、羽泽,羽泽觉得搞定一个傻白甜很容易,不料这只傻白甜逛青楼,逛勾栏,勾引他亲爹,还各种刺激他心脏......。清湄:“殿下,我给你挑选的这个汉子怎么样?”。清湄:“殿下,那个汉子你喜欢吗?”。清湄:“殿下,断袖不要紧,骗婚就不要脸了。”。羽泽:我忘了,她曾是只磨人的小妖精......。。bz55小说库为大家提供天宫宠妃是魔头小说免费阅读,更多精彩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天宫宠妃是魔头小说免费阅读_天宫宠妃是魔头全本在线阅读

《天宫宠妃是魔头》小说简介

羽泽觉得搞定一个傻白甜很容易,不料这只傻白甜逛青楼,逛勾栏,勾引他亲爹,还各种刺激他心脏......。

清湄:“殿下,我给你挑选的这个汉子怎么样?”。清湄:“殿下,那个汉子你喜欢吗?”。清湄:“殿下,断袖不要紧,骗婚就不要脸了。”。

羽泽:我忘了,她曾是只磨人的小妖精......。。

占星师预言:天桴星和右翼星的靠近,会引发一场天地浩劫。。

命劫却像滔天洪流,势不可挡地将这个少女魔尊与天族太子冲到同一个漩涡。。

这两颗星,如同榕树与绞杀榕,不知是谁缠绕了谁,也不知是谁要绞杀谁,当她恢复记忆,毫不犹豫地挥刀斩断情丝,以为如此便可再无瓜葛,却依然推不开这场神魔之间的情劫,也挡不住天地浩劫。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天宫宠妃是魔头》小说试读

我本是天庭中的司梦女神,怎么说也算官至二品,后来因为常常偷跑下凡吃喝玩乐惹了太多是非,被贬谪成了巫山顶上的小小鸟神。

如今的我每天乘坐着小鸟船在九天之上棉花般的云朵间捕鸟。我的袖中有一张透明丝线编织的鸟网,每天清晨我出门撒网,到了傍晚来收网,就能捞起一批批各种各样的鸟,有时候我甚至能捕捉到毕方和凤凰,还有一次捕到一条黑龙,然而这些都是一级保护神兽,被天庭管理人员抓到不仅要罚款,还要挨板子的,所以我得把他们放了,想想也是郁闷至极。

我们这种在云浪里谋生的鸟神,命运是很坎坷的,比如上次天气突变,云浪翻滚,隔壁老王的鸟船就翻了,老王直直跌出鸟船,最后栽到了巫山的山头,摔了个粉碎性骨折,所以如今的我划船捕鸟时特别小心翼翼。

话说这天傍晚,我踏着粉红霞光摇着船桨去收网,却感到今天的鸟网特别沉重,我拉了半天才拉上来,心想太好了,今儿个大丰收啊。

然而我越拉网越不对劲,这么沉的该不会又捕到龙神了吧?当我冒着差点翻了鸟船的风险将那“大鸟”拉上来后,整个人都懵逼了——我的透明丝线鸟网中竟然有一个大男人!

这个男人极其英俊,尤其是那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睛,正透过鸟网朝我眨巴,看他模样,也是一脸懵样。

如若这是个普通人家的美男子,我保证掳回我巫山顶的老窝去来个金屋藏娇。然而眼前鸟网中的男人让我吓得两腿打颤,双手一抖,手中的鸟网就散开了。

美男子被我的鸟网撒了个措手不及,直直朝着云浪底坠落下去,我只听到半空中传来他的声音:“别撒手啊啊啊啊……”哎哟,呼救声都这么好听。

接着听到duang的一声……

接连又是duang……duang……duang……好几声。

哦,那是回声。

待那阵阵回声消失,巫山恢复了宁静。

我当时就想抽自己一耳瓜子!该死的!你说我把天帝的儿子当鸟捕了也就算了,我还把他给摔下山去了!

他要有个三长两短,天帝非削了我不可!

我急匆匆地将鸟船划到山边,沿着山路跌跌撞撞地朝着谷底走去,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天帝他儿子。

我连忙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不由松了一口气——不幸中的万幸,他还活着。

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拖到巫山顶上我的老窝中,我这住处我只能称它为老窝,不能称它为房子,因为那只是个简陋的山洞。

隔壁洞的老王听到我这头动静很大,便过来敲门:“清湄,咋回事儿啊?看样子是今儿个收获不小吧?”

我打开房门让老王进来,老王看到我床榻上躺了个男人,朝着我猥琐一笑:“小丫头终于耐不住寂寞啦,开始藏男人喽!”

我没好气地白了老王一眼:“你才藏男人,你全家都藏男人!”

哦,忘记介绍了,老王年轻时候本是天庭上一任的月老,因为偷偷帮风流的天帝牵了很多姻缘线,搞了很多婚外情,惹怒了天后娘娘,被贬谪到这狗不生蛋、鸟儿拉屎的巫山顶上,当了个小小的鸟神。从此她顶着大好青春岁月却在这荒无人烟的破山头上熬成了个老太婆。她的现在兴许就是我的未来,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头就有一种兔死狐悲的心塞。

老王将躺在床榻的男人翻过身来一看,脱口而出:“我天!姑奶奶你藏的是天帝他儿砸?”说完她又后悔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扑通一声朝着美男子跪了下来:“鸟神王桂香不知天子驾临,多有冒犯,还望恕罪!”那头磕得是砰砰响。

我戳了戳美男子的脸颊,对老王说:“别跪了,你看,晕了。”

老王见美男子被我戳着脸颊还无动于衷,终于停下了磕头,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啊?晕了?”

我将自己无意间捕到这只“大鸟”又把他摔下山去的经过告诉了老王,老王听完,夺门而出,只留下一句:“到时候有人问起来,千万别说你认识我啊,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接着我听到隔壁洞门“砰”得一声关上了,打那以后,老王再也没有出过山洞,连鸟都不捕了。

面对着躺在我床榻一动不动的天帝之子,我一脸的生无可恋,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接下来我又是采药又是打水的,没日没夜照顾着这个左腿骨折、浑身伤痕的天帝之子,到了第七天,他终于醒过来了。

我松了一口气:“好小子,你总算醒了,我这死罪算是躲过了。”说完我又想起来对方可是天子啊,于是我“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连求饶,“天子饶命,天子饶命……”

他从床榻坐了起来,一手撑着床,一手抚着自己的胸口,黑曜石般的眼睛望向了我,开口便是低沉磁性的嗓音:“是你救了我?”

我低着头,悄咪咪地拿眼睛余光去看他,发现他脸色温和,似乎还挂了一丝笑容,看样子不像是要发脾气。

此时不邀功,更待何时?

我频频点头:“对的对的”,说着我还伸出胳膊:“你看我这手,都是为了给您采药被荆棘割伤的。然而我一点都不疼!只要天子能够好起来,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我一脸英勇的模样。

他将两只修长的腿挪了挪,看样子是想下床,然而他的左腿被我用木板绑着,所以挪动起来有些吃力。

我连忙伸手去托着他的左腿,想帮他把腿放到床边的地上,触手可及的是他结实紧致的小腿肌肉,摸着太有质感,让我的小心脏莫名一跳,脑中蹦出来一个问题:我这个动作是不是太……授受不亲了?

于是,我慌乱地收回了手,他被我拖到半空中的左腿猛然砸在了地上,原本包扎好的木板蹦得四散开来,只听得一阵“咔嚓咔嚓”响,伴随着他疼痛的一声闷哼。

“我……我……我……”好吧,我对自己很无语,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才从昏迷中醒来,原本苍白的脸上没什么血色,此刻倒是疼出一抹红晕来,煞是好看。他俯身拾起散落的木板,用绳子重新绑好,一边绑一边对着我道:“没事。”

虽然眼前的天子对着我笑容温和,语声轻柔,然而我绝对不会因此而认为自己逃过一劫。他说没事不代表我真没事,我这可是摊上大事了!

天帝老儿虽然生了一大群女儿,却只有两个儿子,眼前的这个羽泽是大儿子,将来多半是要继承天帝之位的,我如今把他捕入鸟网,又将他摔下山去,保不准他在心中记了我一笔,待他回到天庭兴许就是我的死期了。

况且我没被贬谪前,在天宫之中当差时候就听人说,这个羽泽天子是出了名的笑里藏刀,他跟他那个弟弟羽炀为了争夺天帝之位,明争暗斗好些年了,每一回都是他胜,总之此人能在背后捅你一刀还让你朝他感恩戴德地笑。

我朝他挤出一抹笑容:“天子口渴吗?我给您倒水。”我走到桌边拎起水壶,摇了摇,发现里头空空荡荡的。

“哎呀,水壶空了,我出门打点水。”我尴尬地晃了晃手中空空的水壶。

天子点了点头:“好,山路坎坷,你慢些。”态度甚好,若不是因为我曾经在天庭听过太多关于他的八卦,此刻说不定要误会他这是在关心我了。

我拿着空空的水壶来到不远处的小河边打水,一边打着水一边在心里琢磨:我要不要逃呢?要不要逃呢?要不要逃呢?

思考了良久,我拎着满满一壶水走回山洞——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吧,再怎么逃也逃不过天界的手掌心呐!

还没走进山洞,就听到远处有脚步声,听声音还不只是一个人,我跃入一边的杂草丛中,将自己隐藏了起来,眼见着几个天兵天将抬着个木质的担架走进了我的山洞,不一会儿又抬着木质的担架走出了我的山洞,只是担架上多了一个人,正是尊贵的天子殿下。

天子被放在担架上,却左顾右盼的,像是在寻找着什么,我连忙将头缩回草丛一点,免得被他们发现了。

只听天子开口道:“停下,我要在这里等一等。”

天兵天将很听话地抬着担架站在了原地。

我心想:坏了,他这是在等我吗?他要等我做什么?把我抓回天庭去审问?

我看了看身后,身后是山崖,没有退路。

好吧,我只能藏身在这草丛中干耗着了。

等等等?等你个球啊!早知道我应该逃走的。

就这样,我看着太阳从当空慢慢朝着西边移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天子殿下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本书,躺在担架上翻阅起来,时不时翻转个身子,还吃着从我洞里带出来的香蕉和烧鸡。

抬着他的那四个天兵天将就直直站在那儿,从正午站到了傍晚,我看到他们的腿都在打颤,额头流着汗,抬着担架的手也在发抖,却丝毫不敢懈怠。

我本来很想笑的,然而我自己蹲在这草丛中也是丝毫不敢动一动,保持着拉粑粑的姿势蹲了一个下午,两腿已经麻木到没有知觉了,所以我也笑不出来。

这场持久战最终由我取得了胜利,天子在吃完所有食物并且翻完了一大摞书之后,总算下令道:“走吧,看样子她是不会回来了。”

那四个天兵天将听完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脚底生风般地抬着天子消失在了我的洞口,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天子被抬走时还回头望了我洞门好几眼,那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我内心也是一阵喜悦,然而蹲太久了,两腿一软,差点没栽倒到后头的山崖下去,最终扯着两把茅草爬回了山洞。

天子走后,隔壁山洞的门才打开,老王走出来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活见了鬼,她蓬头垢脸的,还饿得瘦骨嶙峋,颤巍巍地朝我伸出手:“有吃的吗?我七天没吃东西了。”

哼!现在知道求我了?当初就怕我殃及池鱼躲着不肯见我呢。

我毫不犹豫地吐出两个字:“没有。”

她不肯相信地到我洞里翻了好久,还真没翻到任何吃的,所有食物都在方才一个下午被天子吃光了。

她二话不说夺过我手中的水壶大口大口喝起水来。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展开内容+
  • 应用截图
  • 应用截图
  • 应用截图
  • 应用截图
close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