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小说 > 霸宠嗜血狂妃

霸宠嗜血狂妃

霸宠嗜血狂妃

9.0

应用类型:穿越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8.1MB

应用平台:

标签: 穿越小说

霸宠嗜血狂妃免费阅读全文,是作者浮竹湘西写的穿越架空小说,主角沐清浅景冥玄,一朝穿越,成了不受待见的太子妃。 面容丑陋不堪?身体废物如柴?没关系,打怪升级炼丹一个不落,打脸作死渣渣一个不差......

 霸宠嗜血狂妃免费阅读全文 霸宠嗜血狂妃最新章节阅读

《霸宠嗜血狂妃》小说简介:

她是现代的顶尖职业杀手,一朝穿越,成了不受待见的太子妃。

面容丑陋不堪?身体废物如柴?没关系,打怪升级炼丹一个不落,打脸作死渣渣一个不差。

她性情决绝,手段狠辣,却唯独对他有情。

他杀伐果断,冷漠无情,却唯独对她深情。

《霸宠嗜血狂妃》小说试读:

第1章 阎王丑拒

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大片大片的乌云遮住了月光,隐约可见大景的郊外电闪雷鸣。

电石火光之间,一道闪电劈开了黑夜,带来了些微光亮,一个羸弱消瘦的小身子在一堆尸体中忽然坐了起来。

好痛!丫的,坠落悬崖怎么像被人乱棍打了一通一样痛?!

痛过之后,沐清浅定了定神,却扬起了嘴角。

她是杀手界的首屈一指的一姐,刚刚正在做任务呢,却意外坠落悬崖。这任务是有点儿难度的,猎物是一个黑帮大佬,要不是为了给兄弟报仇,她也不想接这要浪费时间的任务。

她还以为手上沾了鲜血无数,这次阎王终于看不下去,要来收她这祸害除害了。

没想到祸害留千年,命硬啊,她竟然还活着。

环顾四周,这山下原来是个乱葬岗。

沐清浅淡定把压在自己小腿上的尸体推开,她还要爬上去,把刚刚临坠崖前,完成任务后留下的尸体,给处理好了呢。她可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但是她惊喜地发现,她的腿怎么变细变短了?手也变得瘦瘦小小的,力气也变小了?

这不是她的手啊,穿的衣服也不是她的,看这款式,莫不是……

沐清浅忽然一阵头疼,浑身上下也猛地袭来一阵一阵的刺骨的疼痛。

来不及细思,就在这时,她身后的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有人来了,不止一个。这深夜里还来到这荒郊野外的,肯定没什么好事,先观察再说。她立刻滚向一块大石头后蔽体。

脚步临近,沐清浅从脚步声听出来是两个人。但听得那二人在说话。

“张二哥啊,我还真没想到二小姐竟然是这样的人,人都已经死了,竟然还要咱们过来奸尸。”

“你刚成为夫人的人,不懂。二小姐叫咱过来破了她的处子之身,肯定还别有大用途!”

“真是没想到表面看起来像天仙一般善良无辜的二小姐,背地里竟对自己的亲姐姐这般狠毒,原来如此蛇蝎心肠……”

“你在小声嘀咕什么?这儿尸体多,你快过来和我一起找找,太子府把人丢哪儿了?”

“没,没什么!那大小姐的模样我可瞧见过,实在是太瘆人了!而且到这会儿估计都凉透了,我实在提不起杆。”

“唉惹,我看你是害怕了吧?!瞧你那个没出息的样!虽说那小蹄子模样是丑了些,但好歹是个雏儿啊!我可是好久没尝过雏儿的滋味了!而且好歹是养尊处优的将军府大小姐,肯定是细皮嫩肉的!一会儿拿布盖住她的脸就好了嘛……嘿嘿嘿……行了行了,瞧你那扭捏的娘儿们样!就在那边替哥哥守风吧!”

沐清浅的头痛终于过去,脑子也逐渐明朗起来,一大段一大段陌生又熟悉的记忆,随着那二人的声音一并入耳。看来她还真是狗血地穿越了……还是借尸还魂的这种……

现在的她,也叫沐清浅,是灵霄大陆大景王朝护国大将军的嫡女。

在这以武为尊的异世界,人人都修炼一种叫做灵力的内功,几乎人人都或多或少拥有灵力,就连普通百姓刚出生的婴孩,都有最初级的灵力。

拥有灵力便可以时习功法,修炼武术的称为灵士,修炼法术的称为灵师。灵士对灵力几乎没有要求,而灵师却要求修炼者的灵力必须至少达到三阶,所以灵师的身份就更显尊贵了。两者皆分为七阶九品。

可是身为天生灵力惊人的护国大将军嫡女,她竟然是颗没有丝毫灵力的超级废材!被世人嘲笑,家族不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翩翩随她之后出生的继妹却是个灵力天才,天生灵力三阶,直接修炼到了三阶四品的灵师。

除去灵力,连长相,一大块黑斑遮去了四分之三的脸的她,和沐婉云也是一个丑女一个天仙,失去所有疼爱也变得理所当然。

亲爹不疼,后妈狠毒,继妹欺负,这简直就是古代版的“灰姑娘”嘛!

这也就算了,继妹竟然还把她娘亲给她定下的好亲事——未婚夫三皇子给抢走了。末了,还要她替继妹去嫁给落没、残废又毁容,马上要落马的太子爷。

沐清浅自儿时对三皇子的惊鸿一瞥,便芳心明许,一发不可收,要她去嫁一个即将成为和她一样是个废物的太子爷,她自然心里一千万个不愿意,原主心里还怀揣着一颗满满的少女心呢。

结果今晚太子府遇刺,她竟被沐府的人带头指证为内应,直接被沐府的人给乱棍打死了。

死了还没完,继妹竟然还叫来了自己的人要来奸尸?!这到底是有多恨她?原主就是个废材,沐婉云至于吗?

沐清浅的心里燃起了一团一团的火:好姑娘放心地去吧,那些欠你的人,我会替你一个一个讨回来。报仇嘛,我的老本行了,你这副给我重生的身子,就当是给你报仇的佣金吧。

见前面的张二还在一个尸体一个尸体地翻找着,沐清浅在身旁找几颗顺手的小石子,眼里泛着精光,从大石头后面站了起来。

“我这么大个人,找这么仔细都找不到,我看你也是瞎了,这双眼睛就废了吧。”

语毕的同时,两颗带着棱角的小石子,直刷刷地朝张二的双眼,稳准狠地飞去!迅速得张二甚至来不及闭眼!

“啊啊啊!!”一阵惨叫声惊飞了周围的乌鸦。

张二疼得立刻跪了下来,捂住了双眼,可是两颗眼珠般大小的石子就像是镶嵌在了眼窝里一样!

一旁望风的另一个人闻声扭头,一下子并没有看见站在暗处的沐清浅。但他是听到了沐清浅的声音的,那声音就像带着温度一样,令他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

大小姐不是死了吗?怎地还能说话……

光这样想着,在这夜黑风高就觉得尤为吓人了,更别说亲眼看到几乎是一瞬间,张二的喉咙就被插穿了一截枯树枝了……

再看始作俑者沐清浅,神情淡然,漂亮收手,这哪里还是一个废材嘛?!说她是修炼武道的四阶灵士都不为过!而他只不过是个二阶灵士!

他已经吓得双腿都在颤抖了,牙齿都在打颤,“大大大小姐,你你你是人是鬼……我我我可什么都没做!”

沐清浅想了想,很随意地说道:“人吧。你,过来。”

那人颤抖着一双腿,都有点不听使唤了,跌跌撞撞地朝沐清浅挪过去,“可是……大小姐,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沐清浅嘴角挂着浅笑,淡淡地说道:“啊,阎王说我太丑了,拒收。”

第2章 脸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沐清浅表现得越是风轻云淡,赵小四就觉得越是恐怖吓人。

他所知道沐清浅,人丑自卑,胆小懦弱,哪里像现在这般散发着强大的气场,那样高高在上,那么遥不可及。

他的直觉告诉他,大小姐变了。

他怯怯懦懦地挪近,生怕自己一个呼吸错了,就像张二哥一样,眨眼小命就丢了。

沐清浅的嘴角挂着淡淡的浅笑,双手环胸睨着他。待他靠近,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身上使了一套特殊的指法,给他灌输了新的记忆:“今夜你和张二在这里偶遇猛兽,张二遇害,你昏迷不醒,别的一概不知。”

这是她作为杀手事后常用的伎俩,她并非以杀人为乐,旁的无辜的人,她都会用这种特殊指法让他们脱身。

她之所以篡改他的记忆,是看在他先前的表现并非如那张二一般丧心病狂,有意放他一条生路。

她眼眸一抬,目光比月色更清冷。通过原主的记忆,沐清浅得知原主其实也是一个十分上进和努力的人,倒是采集到了许多有用的信息,只可惜原主一直不懂得如何去利用起来。

沐清浅好生梳理了一番原主的记忆,心中已有一计。沐婉云,你小板凳上坐好,她要回来了。

沐府内,一片祥和,其乐融融,全然没有一副痛失千金的模样。

直到老夫人乏了,回房休息,习惯性地要去检查一番自己收藏的宝贝,发现她最宝贝的易云鼎不见了,瞬间雷霆大作,唤来了一府男女老少,盘查缘由。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人群末梢的一个小丫鬟突然像看到鬼了一样尖叫了一声:“啊!!”

自然引来了众人的不满,老夫人更是首当其冲:“瞎叫唤什么?!这是谁的丫鬟?这么没规矩!拖出去掌嘴!”

这易云鼎可是这世间的炼丹神器,由它炼出来的丹,会比普通的炼丹术提炼出来的丹药高好几个阶品!几乎可以说是人人觊觎的宝贝!沐府的镇府之宝!更是她在家中权位的象征!现如今这宝贝竟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她难受得心肝儿疼啊!

那小丫鬟自然是不敢同老夫人顶嘴,吓得“噗通”一下立马跪下了,“请老夫人恕罪!奴婢是见大小姐回来了!”

刚说完,沐府的当家主母朱氏便掌掴了她一大嘴巴子,“大晚上的说什么鬼话?!那罪人已经死了!以后沐府没有什么大小姐!”

小丫鬟身子一倒,又马上跪起来:“奴婢没有说谎,老夫人请看!”

众人这才循着丫鬟的手势,纷纷往沐老夫人院落的门口望去。沐清浅站在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里边儿众人,面如菜色,羸弱,气场却不虚,那模样,着实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尤其是沐婉云,更是指着她的鼻子说道:“你是人是鬼?能保你全尸,已经是我这个做妹妹的尽了最大了努力了,你不用特意回来感谢。”可是分明是一副飞扬跋扈的姿态,却被她演绎出知书达礼大方得体的样子。

沐清浅“嗤——”地一笑,眉眼微抬,“沐婉云,脸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当初就是她沐婉云把沐府的人带过去指证原主,才使得太子府的人深信不疑,直接将原主这个没有任何仰仗的女孩儿给乱棍打死了。

现在竟然还有脸这样说?

沐清浅说完,场面一时顿了片刻,似在消化沐清浅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须臾,沐婉云才惊叹道:“你在骂我不要脸?!!”

沐清浅收起了笑容,做了一个禁声动作,“嘘——”,然后认真地一板一眼地说道:“大家全都知道,不必特意说出来。”

沐婉云发誓,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她一定一条抽魂鞭就抽过去了!哼,等晚点再动手教训她!

朱氏见女儿憋屈,立刻站出来说道:“哼,没死成算你命大!一点礼数都不懂,也不知道问安,赶紧滚,别在这儿添乱!”女儿要在乎形象,她可不在乎。

沐清浅不甚在意地说道:“事出紧急,特殊情况嘛。我想祖母和父亲一定不会像母亲一样小气,会大度的不与我计较的。而且现在找回祖母丢的东西,才是最紧要的,祖母你说是吗?”

沐老夫人拧着眉看着邋遢模样的沐清浅,虽然心中万分嫌弃,但也觉得在理,便呵斥了一下朱氏,“好了!你的意思是你有眉目?”

沐清浅俏皮一笑,“当然啦,你看,眉在这儿,目在这儿~”

众人:“……”

沐清浅抿了抿嘴,收敛了一下笑容,认真了起来:“方才刚回来便听说祖母丢了重要的易云鼎,孙女心里想着,还是找回东西要紧。便在祖母盘查之际,四处搜寻了片刻,各位请随我来。”

沐清浅说完,料到必定有人辩驳,她懒得跟他们废话太多,直接转身就走。

沐婉云哪里会这么轻易放她走?她还等着戳穿她的假言,然后再亲眼见证再打压她一次呢,于是立刻说服了朱氏和老夫人前往跟上。她才不信沐清浅能找得到易云鼎呢!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沐清浅把众人领进了她的院子。

沐婉云心中不安了起来,“沐清浅!你带我们来我的院子做什么?!”

“丢了东西,自然就是来找东西咯。”沐清浅的浅笑中透露着自信,末了,眼神一凛,语气却很是平淡地继续说道,“我的生母走得早,没人教,不懂得什么礼数的话,大抵还说得过去。可是二妹妹可是母亲手把手悉心教导出来的,对长姐说话,竟也如此无礼,直呼名讳,这就是母亲教导出来的成果?”

老夫人担心得易云鼎的紧,便作势呵斥了一下沐婉云,顺道数落了一下朱氏。

不比朱氏难堪的模样,沐婉云倒是从容得很,上前向老夫人施一礼,道:“祖母教训得是,是孙女不知礼数了,祖母的教训孙女定当谨记在心。孙女只是见姐姐想要先入为主的,给大家灌输我是小偷的观念,一时情急才失了礼数。只是祖母您是知道的,人家最敬重的就是您老人家了,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拿来孝敬您,又怎会去偷您最喜爱的宝贝呢?”

沐婉云说完,就势小鸟依人般,依偎在老夫人的身侧,却没有人看到她弯起的嘴角,和飘忽躲闪的眼神。

她精致好看的小脸一下子就令老夫人信服了,尤其看到沐婉云一副受了欺负的表情,老夫人的保护欲也瞬间爆棚,对沐清浅呵斥道:“就是,清浅你别太过分!婉云怎么会偷老身的宝贝!休要污蔑人!耽误我们时间寻东西!”

沐婉云在老夫人的怀里露出得逞的一笑,她眼珠子一转,向朱氏递去一个眼色。

第3章 天下如棋,一步三算

母女多年建立起来的默契,使得朱氏立刻会意,并在心里点头称赞,女儿的意思是要嫁祸给沐清浅!

她的双眼狠厉地一眯,扬着声调说道:“老夫人说得极是,如今寻东西要紧,你却把我们纷纷引来此处,我看你是在拖延时间声东击西吧!易云鼎这会儿怕是已经不在府上了!”

沐清浅波澜不惊,只是那样淡淡地看着她。

朱氏这么一说,老夫人也觉得是这么个情况,沐清浅想要回那易云鼎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今晚易云鼎突然失踪,说不定就是她个死丫头偷偷偷走了,完了还想嫁祸在她的宝贝孙女头上!真是太歹毒了!

她朝沐清浅一瞪,怒斥道:“顽劣!说了多少次了,那宝贝岂是你能保管得住的?!赶紧交出来!否则轻饶不了你!”

沐清浅心中不免冷笑,易云鼎本就是生母留给她的,真是侵占别人的东西她还有理了,这是她见过的最理直气壮的强盗。

沐清浅只是挂着浅笑,浅施一礼,淡淡道:“祖母担心身子,不宜大动肝火,祖母只听信她二人之言便判定孙女有罪,未免不妥吧?”

父亲沐长胜这时站出来理直气壮地说道:“有何不妥?就凭你灵力不如她!修炼都没办法修炼,做人能做好吗?!”

沐清浅有那么一瞬间被这强盗逻辑给雷到了,她将这祖孙三人扫视了一遍,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沐府的不要脸,是祖传的。

沐清浅冷笑道:“所以这就是父亲从小就放弃我,任由我被所有人肆意欺凌,导致我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的原因?”

她有些委屈地看着沐长胜,在原主的记忆中,她并非生来就长了这遮去小脸四分之三的黑斑的,反而生得肤若凝脂、水灵可爱极了。是生母死后,继母上位开始,她才一步一步,越长越歪。

而且原主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出生那日晚霞烧成了七彩,三十六只七彩鸟绕梁飞行了一天一夜,是为天大的吉兆!

当时就被府里的算命先生指为命格极佳,是为大富大贵之命,一时声名远扬。传到皇宫里去的时候不知道怎就被传为后命了,她的亲事引得后宫有皇子的一众妃子争抢,最后经过最受宠的三皇子的母妃努力,争取到手。

父亲一开始也是对她喜爱有加,百般呵护,直到继母上位,他的态度才日渐冷漠。到了六岁测了灵根,发现她甚至是一个连灵根都没有的超级大废材,便彻底舍弃了她。

就差没嫌弃她丢了将军府的脸,把她赶出府了。但是在府内日日过得比下人还不如的日子,也没好到哪里去。

虽然最后储君之位没有落到三皇子的头上,但再重新审视她和三皇子的婚事,沐府上下还是一致认为三皇子这么好的龙,不能被她这颗烂白菜给玷污了,应该是像沐婉云这样貌美优秀心善之人才配得上。

而且眼看太子即将落马,三皇子一定会是下一任储君,三皇子正妃的位置大景哪位女子不想争取?

再说这太子,早些年的势头如日中天,沐府为了巴结上,赶紧求来了沐婉云和太子的亲事。后见太子陨落,沐婉云又哪里见得自己的嫁给一个废人?

所以沐府合计了一下,二人互换一下婚事对沐府更有利!于是众人便以沐清浅是“后命”之名,应配太子为由,向皇上请命。

皇上本就钟爱三皇子,反对他对沐清浅这个废物上心,于是欣然同意了。

所以这一声声的质问,更像是死去的沐清浅所问!所谓的亲情血脉,在这以武为尊的大环境下,显得一文不值。

沐清浅厉声散发的威压,震慑住了众人片刻。朱氏见沐长胜正重新审视沐清浅了,连忙站出来阻止,“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转移话题!你领我们到这儿来找东西就赶快找啊!若是找不到耽误了老太太找宝贝的时间,定不会轻饶了你!”

哼,她就不信,这沐清浅还真能将易云鼎给找出来!

沐清浅斜睨了一眼沉默的沐长胜,嘴角扯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来,“这就是父亲的态度,我记住了。”

她轻点了一下头,命人去取了一碗清水和一把匕首过来,“你们只知道易云鼎是我生母留给我的宝贝,却不知道我与易云鼎之间是能相互感应的。”

沐清浅说着,用匕首割破了一根手指,滴了几滴血进碗里的清水中。

“各位请看。”

碗里的血滴渐渐融为一体,然后靠近了边缘一侧,无论如何移动,血滴最后都会聚集在同一个方向,就像一碗血液指鼎针一样。

看着那方向,沐婉云的脸色都泛白了,小声呢喃着:“不可能……这不可能……”

她刚刚还问自己院子里的大丫鬟,想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她最近在研习炼丹术,早就听闻易云鼎是炼丹神器,便在今日趁乱偷出来想试上一试,竟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没想到沐清浅的血和易云鼎之间还能互相感应,这太玄乎了。

这要是真为了那易云鼎打开了她藏东西的暗格,那可不妙。暗格里藏着的秘密可不止易云鼎这一件。

再说这沐清浅,从前就是个任她拿捏的废物,如今竟经历了午时那样一通乱打,她还派了两个人去鞭尸、奸尸,她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怕是她从前低估了她,就像她隐藏了感应易云鼎的能力一样。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她要先发制人!

沐婉云两步上前,“噗通”一声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祖母,孙女有罪。”

沐婉云这一举动吓得朱氏也赶紧跟着跪了下去,女儿这是要主动供认,祈求轻饶吗?那她当然也要和她一起求。

沐清浅见状,眉头却锁了起来。

老夫人和沐长胜的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他们可才明目张胆地选择了放弃沐清浅,支持沐婉云的,这鼎若真是沐婉云偷的,这脸打得也太疼了。

所以老夫人赶忙问道:“云儿,你何罪之有?”

沐婉云虽然说自己有罪,腰板却挺得笔直,只听她道:“孙女罪在放松了警惕,让人偷了祖母的易云鼎,还轻易潜入孙女的房间,把罪名栽赃在了我头上!”

朱氏长吁一口气,果然还是女儿的脑子好用啊!她差点就要坏事了。

有了沐婉云铺的这台阶,沐长胜和老夫人便纷纷循着这台阶下了。不管沐婉云说的是真是假,事情都要这样处理。

沐清浅早已臭名远扬,不差再多加一条,但是沐婉云不同。沐婉云如今代表着将军府的脸面,就算真是她偷了易云鼎,也得包庇过去。

老夫人俯身扶起了沐婉云,开始和沐长胜一起训斥沐清浅。

沐清浅笑了,原来沐婉云打的是先入为主、祸水东引的“好牌”,她笑道:“呵呵,你自己偷了东西还想嫁祸于我?而父亲和祖母只因她的灵力天资高,便不分青红皂白地护着她,是吧?”

罢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不是没有算计到,只是亲自经历了生父和祖母的偏心,才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寒。

无碍,天下如棋,一步三算,她还有打脸B计划。

他们不是因为沐婉云天生灵力惊人,是个灵力天才,所以才对她疼爱有加嘛,可是如果沐婉云的灵力是骗人的呢?

第4章 狗咬狗才好玩

沐长胜和老夫人被沐清浅多次点着名被控诉偏心,心里多少有些心虚。

可是一想到外界谈论起沐清浅,对他们将军府都是一通奚落和嘲笑;而谈论起沐婉云的时候,都是数不尽的吹捧,跟着沐婉云出去便觉着他们将军府的人高人一等。两种极端的感受的冲击下,便恨不得沐清浅这个令将军府蒙羞的人永远的消失!

沐长胜便觉得自己的决定没有错,绝对不会错!所以遭到沐清浅的质问又如何?关键是不能让云儿感觉自己支持她的心发生了动摇!

故沐长胜上前一步,站在了沐婉云的面前,挡住了沐清浅吃人的目光,呵斥道:“你什么意思?!”

委屈到了极致的沐清浅现在只觉得好笑,明明是自己的家人,却被家人排斥得格格不入得像个敌人,哪怕是亲生的,就因她貌丑,还是个灵根都没有的废物。

她的嘴角讥讽一勾,“放心,我不会吃你的宝贝女儿,怕得口臭。且随我进来吧。”

沐婉云被今晚的沐清浅一句一句嘲讽得,心里像吃了屎一样难受。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啊?她也很绝望啊!

她伸手拉住了沐长胜:“父亲不可,那是女儿的闺房,难道你不相信女儿吗?”

朱氏赶紧起身附和:“是啊!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玄乎的事情?怕是有诈!老爷莫要被那小蹄子给戏弄了!”

可是沐清浅已经进去了,沐长胜一时有些左右为难,老夫人站出来说道:“你既是被冤枉的,又有何可担心的?不过是进去取个鼎罢了。”

易云鼎是老夫人的定心丸,她平日里可就靠沐清浅的生母教给她的炼丹术,再用这易云鼎炼出来的丹,来保持她的青春活力的。

这定心丸没了,心就乱了。她现在只想赶紧把易云鼎抱在怀里,心里才踏实。

老夫人都进去了,沐长胜便道:“就是,云儿你是清白的,有什么可怕的?”说完不由分说地将沐婉云一并拉了进去,只留下朱氏一脸苍白,迈不出步子。

老夫人一进去,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易云鼎在哪儿?”

沐清浅从容不迫地走至书架处,手指在一本本整齐的书梗上划过,最后停留在了一本不起眼的书上,手上用力,往下一摁。只听“咔嚓”一声,有齿轮转动的声音,然后书架像一扇门门一样,缓缓往一侧移动,露出一大个暗格。

暗格密室什么的,沐清浅在现代的时候就见得多了,对她这种职业杀手来说,都是小case了。

易云鼎赫然摆在最中心的位置,十分显眼,自不用说。暗格里还有各种瓶瓶罐罐,还有许多见不光的小册子、小方子。

沐清浅掩嘴一笑,道:“看来二妹妹天生灵力惊人,也是事出有因呐。”

直接动手惩治沐婉云的话,沐清浅刚穿过来,身体不好,她还嫌累呢,狗咬狗才好玩,比如现在这样。

父亲沐长胜大步向前,随手抄起了几张方子看了看,然后愤怒地将手上的方子甩在了沐婉云脸上,“混账!你天生灵力惊人竟是糊弄我们的!竟敢作假!这若是被外界知道了,我们将军府该是被贻笑万年了!笑我将军府先是出一个废物,再是出一个骗子!”

沐清浅的心里满意地点了点头,脑子也是个好东西,幸好这沐长胜的脑子里不全是屎。

沐婉云眼里噙着泪,还想作垂死挣扎,“姐姐既能将祖母的易云鼎偷来,并嫁祸于女儿,又为何不能再拿这些东西来陷害女儿?!不瞒父亲说,这暗格本是女儿用来藏平时里写些心事的小册子的,这些东西女儿根本不知情!”

见沐长胜只听了这样的话就开始动摇了,沐清浅真是为他的智商堪忧啊,不得不开口道:“这些药物药方促使人爆发的惊人的灵力都是一次性的,父亲此刻测试一下二妹妹的灵力便知。”

沐长胜怔了一下,恨铁不成钢地对沐婉云吼道:“够了!赶紧滚去藏书阁思过去!以后未经我的允许,不许踏出府半步!”

“可是父亲!女儿已经被圣灵殿录用了呀!过几日还要入殿上学呢!”沐婉云还在跪着哭着哀求道。她不能被软禁在家,她还有大好的前程!

沐长胜一掌将她挥开,“你还有脸说!你骗得过空陵学院,却绝不能再骗过圣灵殿!去到圣灵殿代表的是大景,咱们大景如今繁荣昌盛,可谓是当今第一大国,到时候再被发现你作假,让大景蒙羞,皇上盛怒之下,咱们整个将军府都得遭殃!”

沐婉云听完,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藏了整整十年的秘密,稍有疏忽,竟被沐清浅这个贱人一下子给揭开了,她完了,原本光明的前程,现在变得一片黑暗。

都怪沐清浅!她怎么不去死!她为什么没有死?她就应该早点弄死她!

虽然她现在被软禁在家,可是没关系,她还是未来的三皇妃!等她嫁出去以后,还有的是办法治她!沐婉云的眼里显现一抹阴狠。

看着沐婉云现在这般可笑的模样,沐清浅好心情地勾了勾嘴角。

不同于其他人,老夫人一心只扑在易云鼎上。只要没有侵害到她的切身利益,谁盛谁衰她都无所谓,只要有人孝敬她就好了。

她装模作样地跟着沐长胜训斥了沐婉云几句,然后急不可耐地伸手要去拿回易云鼎,却被一只瘦小到皮包骨的手给抢了先。

“清浅,你做什么?快把鼎还给祖母。”

沐清浅拿着鼎,身法诡异地退到了屋外,才道:“还?没错,十二年了,我生母留给我的宝物被你们扣押了十二年了,也是时候还给我了。先前你们老是冤枉是我偷了这鼎,我怎能辜负了你们对我期望呢?现在就不是冤枉了。”

一步三算,这第三算,就是夺回原本属于她的易云鼎!

所有人都没料到沐清浅最后会来这么一出,尤其是老夫人。在她眼里,易云鼎已然是专属她的宝物了,如今在她眼皮子底下被公然抢走,真真是像割了她的一块肉一样难受!

她冲屋里的家丁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东西抢回来啊!”

沐长胜最先反应过来,眨眼间他就闪到了屋外,可是身为四阶高级灵士的他,竟追逐不上他这个没有分毫灵力的废材女儿!

《霸宠嗜血狂妃》最新章节目录:

第199章 应该拉去烧死

第200章 夏侯风逸换号

第201章 她已看穿一切

第202章 对战上官芷灵

第203章 碎掉的玻璃瓶

第204章 该仇时候已到

第205章 药丸隐藏讯息

第206章 我我喜欢男人

第207章 半决赛的赌博

第208章 风险下赌施压

第209章 履行一月之约!

展开内容+
  • 应用截图
  • 应用截图
  • 应用截图
  • 应用截图
close

猜你喜欢

穿越小说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暂无评论

查看更多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40066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