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库—最优质的小说APP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资讯 >  小说推荐 > 绝美冥王夫全章节目录列表 绝美冥王夫全文免费无弹窗

绝美冥王夫全章节目录列表 绝美冥王夫全文免费无弹窗

发表时间:2017-08-30 14:22:00来源:网络作者:小杰

绝美冥王夫全章节目录列表 绝美冥王夫全文免费无弹窗.《绝美冥王夫》又名我的老公是冥王,冥夫老公轻点宠。是一本由作家“见字如面”所写的灵异小说,主角慕小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连续七夜被男主江起云夜间侵犯,之后深陷其中。作者将小说的诡异恐怖与爱欲情深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让人深受吸引、倍觉刺激,好文难得!重点推荐!

绝美冥王夫全章节目录列表 绝美冥王夫全文免费无弹窗

绝美冥王夫小说简介

冥夫凶猛、七夜缠绵,灵胎暗结、螭龙血戒……我被一个从墓里爬出来的家族作为祭品献于冥君,从此游走于阴阳、不容于人间。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绝美冥王夫评分:5分 类型:言情小说 平台: 安卓 版本:1.0大小:8MB 安全下载 评语:绝美冥王夫小说免费阅读 绝美冥王夫无弹窗在线阅读。《绝美冥王夫》是一本由作家“见字如面”所写的灵异小说,主角慕小乔江起云,冥夫凶猛、七夜缠绵,灵胎暗结、螭龙血戒,我被一个从墓里爬出来的家族作为祭品献于冥君,从此游走于阴阳、不容于人间。小说内容精彩好看。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txt无删减版,喜欢的朋友快来梧桐阅读下载观看吧!更多精彩尽在bz55.com小说库!

绝美冥王夫小说试读

节选一

午夜一点,我醒来了,这已经是连续第七天了。

在梦里,总有一双手在轻抚我的身体,那双冰凉的大手顺着滑腻的肌肤一寸寸的抚摸,拂过脖颈和肩头、流连在胸前、慢慢的滑下小腹。

一丝丝冰冷暧昧的气息在耳边拂过,那双手在摸到我的私密时,身体泛起可怕的酥麻……

不管我多么害怕,身体都无法动弹,只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着这种异样的恐惧。

那双手极尽挑逗、一次次的或轻或重的按压揉捏,让我忍不住发出声音时,唇角滑入了一点冰凉的湿软,一点点的纠缠、一点点的侵入。

朦胧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说道:“别怕,一会儿就好。”

那种撕裂的痛、好似凌迟一般一刀刀磨过柔嫩的血肉。

用鲜血做润滑,一寸寸、一次次的撕扯,漫长的折磨让我痛得快要晕过去。

在我意识陷入混沌之前,我隐隐听到耳畔的一声叹息。

这只是个开始,远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我叫小乔,慕小乔,慕家的女儿,以及——

祭品。

从那天开始,我经常会在梦中重复那一夜的恐惧,那种疼痛就算在我醒来之后也无法消散。

父亲说那是血盟,以处子之血与阴人缔结的盟誓,所谓阴人,其实就是阴间的鬼。

我们家和寻常人家不一样,是一个游离在常人社会边缘的家族。

家里有人做先生、有人做相师、还有法医、殡葬等等行业,都有人。

而我父亲是长子长孙,自然继承了祖业——经营一家不大不小的古玩店。

有些上了年岁、沾了阴气的东西,父亲会去处理、收购、再转卖到有需要的人手中。

慕家,墓家。

我甚至怀疑我太爷爷是从墓里爬出来的,才会让整个家族都被这个姓氏拖累。

而我,就是被拖累得最惨的那个。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发生异变、不少人莫名其妙的惨死、大部分是我家各个行业比较有出息的中坚分子。

太爷爷说我们家常年沾染阴物,难免会扰乱阴间秩序,这是人家秋后算账来了。

我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阴阳紊乱,我妈大半夜的在家突然破了羊水,老家距离县城的医院不远,然而那天的狂风暴雨引发山洪,冲垮了一座几百年的桥,于是我只能听天由命的在家出生。

幸好奶奶经验丰富,在我啼哭后,我太爷爷就在祠堂案台上捡到了一只血玉戒指。

那戒指暗红流光、看起来像凝固的鲜血,没有人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太爷爷摇头叹气,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十六岁的时候,就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窖里的那张“床”上。

说是地窖,其实家族里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座被掏空的王侯墓。

冰冷的石椁木棺,就是我的喜床。

那场如同噩梦一般的“白喜事”后,家里突然就风平浪静、再无意外。

而我祭品的身份,就一直延续至今。

因为那一夜的经历,我在整个家族中都被视为异类,好像我是鬼怪一般、人人都怕我、厌恶我,而我胸前挂了十八年的那颗戒指,据说就是那个与我发生关系的阴人留下的聘礼。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会在那一晚死去。

然而我却活下来了,虽然大病一场,但我确实还有心跳、有体温、有影子。

那之后,我爸将我从老家接到身边,我跟我爸、我哥一起生活,表面上风平浪静,而夜里却常常被梦魇惊醒。

我哥是学医的,他总缠着我问那一夜到底怎么回事,跟一个鬼做*爱让他难以想象。

最近这梦魇越演越烈,每次都让我惊醒过来,对着一室的黑暗不知所措。

因为夜晚的梦,我头痛欲裂,白天总是走神、夜晚却依然春梦无边。

而今天,那双手触感尤其清晰。

这种触感不再是梦中,而是与两年前那一夜无异,冰冷且真实。

“小乔,我的妻……”

他一遍遍的抚过我的身体,那双手轻车熟路,纤长的手指还带着一些审视的意味抚过处处敏感。

那双冰冷的手在胸口和小腹反复流连,最后滑向那让我酥麻的部位,冰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让我浑身颤抖的回忆起那一夜的疼痛和恐惧。

我感受到他的手探入身体,不是很有耐心的扩张,羞耻和恐惧让我全身颤栗的紧绷起来。

这种紧绷并不能减轻痛苦,在他冰冷的身躯俯身进入时,我痛得全身都在发抖。

这种艰涩的结合似乎让他很不满,一个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很怕我?

节选二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咬着嘴不敢哭出声音。

我哥一路忍着不说话,等把宋薇送到住处后,他一脚油门踩下去,开得极快。

“别哭了,我也不知道该安慰你,还是该庆幸。”我哥的声音带着少见的严肃。

“小乔,你到底在哭什么?如果你是被迫答应为他怀灵胎,那么如果孩子没了,你应该更高兴吧?”

我哥猛拍了一把方向盘,刺耳的喇叭声表露出他内心的烦躁。

“我不高兴……”我声音喑哑,强忍着哭腔。

“我们跟他不是一个等级的,你懂吗?他可以很无情的对待你,就像对待一个工具,他可是冥府之尊!你觉得他会在意一个小小的祭品?”我哥气呼呼的说道。

“而且说不定他多的是女人,有你没你差别不大!只不过你体质特殊,能为他怀灵胎而已!”

我咬紧嘴唇,低头不语。

是的,他在两人结合的时候,从来没有半点纾尊降贵的举动,或许抚摸已经是他的慈悲。

应该都是别人伺候他吧?所以他才会对我的艰涩那么不满。

他也说过,七日期满,求他他都不想碰我,我僵硬的身体让他扫兴。

想到这些,我的眼泪大滴大滴的砸在手背上。

十六岁的时候,他破了我的身。

十八岁的时候,他破了我的心。

他说过我是他冥婚的妻子,到死都只能跟着他,然而,也可以让我安静的终老,他不出现在我面前。

“哥……他生气了……会不会报复我们家?”我吸了吸鼻子,心想大不了就孤独终老吧,也没什么可怕的。

“随便吧,我们家的业障还少吗?”我哥无所畏惧:“有哥陪着你,不怕,等老爸好起来,我们仨一起过。”

他腾出手来揉乱我一头长发。

车子来到老城区一处居民楼,这是一栋老式的三层楼,一楼是铺面,此时居然还亮着灯。

玻璃门上贴着“妙手回春”四个字,这是黑诊所吧?

我偷偷看向我哥,他带我来这里干啥?

“走,这里的老医生专看疑难杂症。”他熟门熟路的掏出一个五帝钱,用三山诀的手势捏着,在玻璃门上敲了两下。

屋里响起一声猫叫,那声音像婴儿啼哭,让我忍不住发抖。

大半夜的,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哥干嘛带我来这里?

“我进来了啊!”我哥拉着我,推开了玻璃门。

一进去就是一股药材的味道,里面是一间拥挤不堪的中医诊所,最整齐的地方是药材柜。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卧在摇椅上,身上盖着棉衣,似乎在睡觉。

“老污婆,你升天了啊!给点反应行不行!”我哥毫不客气的嚷嚷。

“嘿嘿嘿……”那个老太太发出诡异的笑声,身体一动不动,头却慢慢的朝我们转过来……

我吓得惊叫一声,我哥立刻骂道:“再装神弄鬼我给工商局打电话查你营业执照了啊!”

老太太愣了一下,轻轻的哼道:“……一点幽默感也没有。”

她脸上满脸褶子,佝偻着背,嘴里只剩几颗牙齿,笑起来十分吓人,真的很像老巫婆!

“我妹身子有点不好,你帮我看看。”我哥把我抱到墙壁处的小型病床上坐着。

老太太看着我,浑浊的眼睛里直冒精光,就像看着唐僧肉一般。

她嗅了嗅鼻子:“好重的鬼气……是被厉害的鬼看上了吧?啧啧啧,看看你这雪白的肤色,比死人还要白三分……要固阳才行,不然魂儿也被鬼勾走了,嘿嘿嘿……”

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接着,她那鸡爪子一般的枯瘦手指抓起我的手腕,给我把脉。

“这脉象可真少见……那鬼留了多少阴邪的精华在你身子里面啊?嘿嘿嘿,能结上阴阳灵胎,没少费工夫吧?”

我脸上有点发烫,这老太太看来是个厉害的圈内人。

我哥骂道:“你这老污婆,你都九十好几了,还关心小年轻人的房事干什么!”

老太太白了我哥一眼,闭上眼探我的脉象:“有胎漏之象……”

我忍不住问道:“什么叫胎漏?是不是没、没了?”

她露出一个骇人的坏笑:“怎么?丫头你担心孩子没了?”

“我今天遇到一些事,又是惊吓又是受伤,刚才好像有东西流出来,我怕是……血。”我老实说道。

她嘿嘿笑道:“脱下了看看。”

我哥转过身去,我硬着头皮将小裤裤褪下来,上衣刚刚遮住腿根。

老太太伸手在我大腿上掐了一把,坏笑道:“好圆润的细腿儿,那个男鬼真是会享福。”

我有点怕她,悄悄瑟缩了一下。

她拿着我的小裤裤看了一下,贼笑道:“丫头,你想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有区别吗?”我紧张的问。

“当然有,选一个吧。”她嘿嘿嘿的坏笑。

我缩了缩肩膀,小声说道:“那……先听好消息吧。”

她若有所思的盯着我,干瘪的嘴唇扬起柔和的弧度,露出一个比较正常的笑容。

“好消息就是,这是胎漏……有少量出血,但东西还在……”

我小小的松了口气:“那,坏消息呢?”

老太太一笑:“没有坏消息了,看你的样子,你肚子里的东西还在,对你来说是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

这……这老太太,是玩我?

我哥打了个呵欠道:“切,虚惊一场,还哭得那么惨……”

我涨红了脸,低声对老太太说了声谢谢。

老太太说道:“两周内,要卧床休息、禁止性生活、禁烟酒辛辣海鲜咖啡……嗯,再喝两幅补肾保胎的中药。”

她叮嘱完,颤巍巍的朝药材柜走去抓药,一边说道:“小子,这次的诊金和药钱一万亿啊。”

“知道啦!回去我就烧给你!”

什、什么?!一万亿?烧?

支付冥币啊!那这个老太太她是鬼啊!!

我头皮发炸,难怪刚才我哥要用五帝钱掐诀叩门。

“丫头别怕,我只是预先给自己存点钱……对了,我听说你家老爹出事了?”

“你一个足不出户的老污婆,也能听到外界的消息?”我哥瘪瘪嘴。

老太太阴测测的笑道:“这是迟早的事……他和你妈妈,胆子太大了,哼哼哼……慕一珂那老不死的没说什么——”

节选三

“心愿?那死老头明明跟我说过不求同生、但求同死……可是我还在病床上呢,他就跟女秘书搞在了一起!

女鬼冷笑道:“我就天天提醒他,别忘了你说过的话,我在等着你啊……”

“他不但没有幡然悔悟,还敢请法师来驱我!桀桀桀……可惜我儿子蠢,请了一个邪师!这些邪师懂个屁,只会用邪法为他摄阳补气!”

“不知道这邪师从哪里弄来一个有炼魂的欢喜佛铜像!还弄来一个小丫头片子,让那炼魂附身在小丫头身上与他胶合!!”

女鬼的声音凄厉无比,她暴怒的抓挠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响!

“我亲眼看到、我亲眼看到啊!那个小丫头舔他的孽根!坐在他身上、处子的血流在他身上……我恨不得撕裂了这老贼和小**!!”

她疯狂的抓挠,甚至开始抓自己的脖子,那个中年男子的脖颈被自己抓出一片血痕。

“……冷静点,这是你儿子。”我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脖颈有些想吐。

“儿子?”她冷笑一声道:“真是我的好儿子啊……居然给他爸爸找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在我面前光着身子做*爱,哈哈、哈哈哈……” 这是有点残忍,哪个女人也受不了这种画面。

那女鬼疯了一会儿,突然低声哀泣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像你这么美……相信他会与我白头到老、相信他会一心一意……桀桀桀……男人的话就不能信!”

俗话说一个疯女人能弄死十个男人,何况一个疯女鬼,她已经嫉妒得发了疯。

“你已经死了,放手吧,重新投胎找个好男人。”我劝道:“守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老头儿有什么意义?”

她站起来,一步一晃的操作她儿子的身体朝我走过来—— “对、我也这样想……但重新投胎就要前尘尽忘,我忘不了恨——你若想帮我达成心愿,不妨……让我寄宿在你的身体里!!”

她嘶喊一声,从儿子的身体中飞出,猛地朝我冲来!

我的戒指光芒暴涨,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戒指都会为我架起一面屏障—— 我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小娘娘,快点念咒!

大宝?他的声音怎么传到我脑中的?念什么咒啊? 宝诰啊!小娘娘,宝诰啊!算了,你跟我念——志心皈命礼……大慈大悲、大圣大慈。

地府北阴酆都,玄卿大帝,九幽拔罪天尊! 我跟着他念了一遍,后背立刻阴风阵阵,扭头一看,两个穿着皂袍、戴着黑色方帽、满脸阴沉的小鬼出现在我身后。

“啊!”我吓得叫了一声——前后都有鬼!

皂袍小鬼幽怨的看了我一眼:“小娘娘,不是你召唤我们的吗……你这么害怕做什么?”

他挥舞着手中的锁链,另一个小鬼拿着牌子一招,那女鬼的魂就像痴呆了一样愣愣的呆在原地。

“这女鬼还没害命,这活儿容易干。”小鬼锁住她,对我露出一个难看的笑:“下次有这种好事,小娘娘记得照顾我们啊。”

我呆愣了一下,这是被我召唤出来的小鬼?看他们样子,应该是冥府的鬼差!

“等一下、等一下!”我忙叫住他俩,问道:“江起云在哪儿?你们知道吗?” 江起云?皂袍鬼差一脸懵逼的摇摇头。

那模样,我居然觉得有点萌!这是三观已经被颠覆了吗?

“这是谁啊?我们不知道……”皂袍鬼差好心的说道:“要不,您去问问城隍爷?他是地方官,应该知道。”

他们不知道江起云是谁?我皱了皱眉,换了种方法问道:“那……帝君呢?” “帝……”皂袍鬼差颤抖了一下,一脸惶恐的看着我:“小娘娘说笑了,冥君的行踪您不是更清楚么?”

两个鬼差不肯再停留,立刻扯着那女鬼的脖子念叨道:竟然敢逃跑,回去炸了你!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我捏着胸前的名章发愣——江起云说过,他在阳间有很多事情要做,而我对他要做什么毫不知情。

“小乔?没事了?我看这里的阴气都散了。”

我哥拧开了房门,候芷钰和阴差大宝躲在他身后。 “嗯,走了。”我点点头,对阴差大宝勾了勾手指:“你过来,我有事情问你!”

大宝赔着笑,我把他扯到庭院里厉声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能在我耳边说话?!” “那只是个小法术,阴差鬼差都会这招啊……”大宝嗫嗫的回答。

“那你怎么知道让我念咒、就能召唤鬼差?!” 大宝的表情更委屈了:“小娘娘,帝君把名章留给您,不就是给您驱使鬼差的许可吗?我以为您知道……”

是吗?江起云给我名章,就相当于给我驱使鬼差的许可?

大宝眼珠子转了转,低声说道:“小娘娘,以后我给您打杂跑腿吧,肯定比当阴差赚得多,您是沈家人,在圈里很有名,帝君还这么偏爱您,给您驱使鬼差的许可,这简直在圈里横着走了!跟着您我一定可以多赚点!”

他偏爱我?我苦笑不得。 他都生气的走了,我连去哪里找他都不知道。

微信搜索:zysc21,关注:姿媛书城,即可查看更多免费言情豪门总裁小说!

点击前往:种一个夫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种一个夫君在线阅读

点击前往:一品嫡女连似月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一品嫡女连似月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点击前往:妈咪糊涂总裁爹地你做主全章节目录 总裁爹地你做主无弹窗免费阅读

点击前往: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豆娘夜轻歌免费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夜轻歌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豆娘夜轻歌

点击前往:军少霸爱非妻不可免费阅读 军少霸爱非妻不可小说在线阅读

点击前往:娇妻撩人总裁宠上瘾小说免费阅读 司屹川乔楚小说在线阅读

点击前往:第一宠婚:总裁别太坏夏子夕穆少天小说更新 夏子夕穆少天小说免费阅读

点击前往:王牌神医张寒在线阅读 王牌神医张寒免费阅读

点击前往:隐隐幽梦见红妆小说在线阅读 隐隐幽梦见红妆小说大结局

点击前往:千秋我为凰小说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千秋我为凰沈娴无弹窗免费阅读

独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2010-2017 小说库(http://www.bz55.com)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鲁ICP备0603420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