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bz55小说 > 资讯 > > 溺爱阮明珠唐奕晟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溺爱阮明珠唐奕晟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时间:2018-08-10 11:13:22来源:网络

溺爱阮明珠唐奕晟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溺爱小说,这是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遁逃的鱼,主角阮明珠、唐奕晟,新婚丈夫是个花心大萝卜,她要离婚!某人呵呵。小羊羔想逃出他大灰狼的五指山,不可能!画个温柔陷阱困住她。种个娃娃拖住她。最后死心塌地爱上她!然而,她冷眸如霜,“唐奕晟,我累了,原来没有感情的婚姻,终究难以长久维继!”她的心里有一处隐晦的伤,多年未愈,而他,城府高深,多少事蒙单纯的她于鼓中。她会相信,现实如他,会真的爱上她?这是一个大灰狼圈养小羊羔的故事。

溺爱阮明珠唐奕晟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溺爱小说简介

新婚丈夫是个花心大萝卜,她要离婚!某人呵呵。小羊羔想逃出他大灰狼的五指山,不可能!

画个温柔陷阱困住她。种个娃娃拖住她。最后死心塌地爱上她!

然而,她冷眸如霜,“唐奕晟,我累了,原来没有感情的婚姻,终究难以长久维继!”她的心里有一处隐晦的伤,多年未愈,而他,城府高深,多少事蒙单纯的她于鼓中。

她会相信,现实如他,会真的爱上她?

这是一个大灰狼圈养小羊羔的故事。

溺爱小说试读

第1章你真迷人

阮明珠穿着乳白色真丝睡衣坐在宽大的床边沿,无意识地攥手。

手心里微微有汗。

今晚是她的新婚夜。

她似乎已经准备好,又似乎还没有。

但她决定努力去适应即将开始的婚姻生活。

虽然她很清楚,现在的她已经失去爱的能力。

但她要振作起来。

毕竟未来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

是她的新婚丈夫,唐奕晟,唐氏集团董事长唐河森的私生子。

跟她一样,在家族中是受人轻视的存在。

她虽然不是私生女,但母亲不为父亲所爱,而且只生了她一个女孩,在女儿众多的阮氏家族,她的地位无足轻重,除了与人联姻别无他用。

她想好了,即使这是一段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而且丈夫在其家族中的地位不怎样,她也要好好经营,努力争取属于自己的幸福。

就算她的人生没有爱情,没有崔奕华,她也要把人生过得比烟花还灿烂,无悔无怨。

阮明珠攥着拳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直到唐奕晟走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她的注意力才真正转移到他身上。

视线落到他与她一样的情侣真丝睡衣上,想到这个男人对她来说其实还是很陌生,她的脸蓦然一热。

下意识又握紧手,心脏不可控地急遽跳起来。

因为男人一直不吭声,她有点坐不住,视线不由上移,瞟他一眼,咬咬红唇,小声问:“睡吗?”

男人低沉地嗯一声,黑眸深邃。

她的眉眼不禁跳了跳。

他的嗓音跟崔奕华比起来,真的很低沉,听起来十分老成。

明明崔奕华年纪还要大上他好几岁。

失神间,男人的身体倾靠过来,她一惊,心里有点彷徨。

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太陌生了,不管是声音,还是气息。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他覆到床上的。

当他沉重的身躯压上来,她感觉自己心跳快爆表,鸦羽般的睫毛紧张地扑闪,浑身僵硬。

男人居高临下审视她半晌,低头轻轻吻在她唇上。

微凉而柔软的触感传来,她顿时又是一僵。

男人忽然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沉哑问:“不会接吻?”

她脸颊蓦烧。

她会。

与崔奕华虽然没有越过那一步,但他教会了她如何接吻。

想起曾经的甜蜜,她的心口堵住,如鲠在喉。

却在这瞬间,唐奕晟成功地撬开了她的齿关,充满磁性的声音似乎微微带了丝笑意,低声说:“你太紧张了,放心,我会很轻的。”

听懂他的意思,她顿时脸烧得更厉害。

与她习惯的温柔亲吻不同,他狠准的吮吻让她晕头转向。

他柔软的唇撤离,往她其他敏感的地方移动,意味明确的吻叫她浑身绷紧,仿佛所有的神经细胞都如临大敌。

她的反应愉悦了他,从见面到结婚都没有跟她聊过几句的男人,此时像与她相恋多年一样熟稔,在她耳边吐着热气,“你真迷人……”

她面红耳赤。

没想到这个外表冷漠禁欲的男人在床上竟然如此老司机。

因为他的老道,她的感觉竟然被带了出来。

虽然对他没有感情,身体却没有太多抗拒,没有传说中被劈开一样的痛苦。

短暂的不适后,她甚至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

她控制不住溢出的细碎嘤咛让男人更加疯狂了,如果不是她后来实在受不了,他可能会一直继续下去。

这男人,体格真是好得让人尖叫。

阮明珠精疲力尽,一夜好眠。

翌日,阮明珠睡到十点多才醒。

睁开眼睛,脸就热了。

不自在地慢慢转过头,却发现旁边没有人,微讶。

不过他先起来也好,免得相对尴尬。

发了半晌呆,莫名其妙叹了口气,起床。

想给丈夫一个好印象,洗漱完阮明珠着意打扮了一番。

施施然出去,一路上竟没有见到唐奕晟。

到了楼下,佣人迎上来,“太太。”

“先生呢,出去了?”阮明珠问。

“是的,他很早就出去了。”

阮明珠略怔,“去公司了?”

他都不累吗。

“这个不清楚,先生从来不跟我们说他的行程。”佣人有点抱歉地说。

阮明珠顿时又是一怔。

独自一个人吃了饭,阮明珠回想昨晚唐奕晟的含笑轻语,心想也许他只是太忙,并不是有意冷落她。

两个人还不太熟悉,慢慢来吧,她想。

吃过饭,阮明珠在家里逛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事可做。

正无聊,手机响了。

是表姐崔蕙芸打来的。

阮明珠不禁扬扬嘴角,接通。

崔蕙芸其实不是她的表姐,是堂姐的表姐,但她们比亲表姐妹还亲,是很好的朋友。

虽然每次看到崔蕙芸她都忍不住想起离她而去的崔奕华,但是她十分珍惜这个好朋友。

崔蕙芸是她最耐心的倾听者和陪伴者,跟她母亲都不会说的话,全对她说。

“怎么样,初为人妇的感觉。”手机那头传来俏皮的声音。

阮明珠红了脸,“能怎样,不就那样。”

“那样到底是哪样?”

“呀,想知道你也赶快找个人嫁了呗!”阮明珠嗔。

那边嘻嘻笑,“我才不要,我要等你多积累经验教给我!”

“呸,我积累的经验是我的,对你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崔蕙芸笑,转移话题,“唉,你现在嫁了人,相当于谋了份事业,我就麻烦了,整天无所事事,好想去找份工作。”

阮明珠惊奇,“找工作?”

崔蕙芸从很小就寄居在阮家,跟阮家众多姐妹一样,长辈的意思是要培养来联姻,当家庭主妇的。

“是啊,事实上我已经有了目标。”崔蕙芸轻笑,“唐氏总部总裁办公室招助理,你说我去应聘怎样?”

阮明珠错愕,没想到崔蕙芸说的竟是唐氏,而不是阮氏。

新坑上线,欢迎跳坑。女主单纯多情,男主老谋深算!

第2章……你是谁?

“唐氏好几个单身公子都在总部,我到时想法子勾引上一个跟你做妯娌,顺便帮你盯住唐奕晟,岂不是一举两得?”崔蕙芸半真半假。

阮明珠不禁扑哧,“你说的啊,可别只是说说,做不成妯娌唯你是问!”

崔蕙芸咯咯笑。

挂了电话,阮明珠感慨地叹口气。

她是不是也应该学学表姐,找份工作历练历练,充实人生。

想了想,她让佣人打开杂物房,将她暂时堆放在那的东西整理出来。

嫁过来,她把以前的画册都带来了。

她喜欢画画,曾想过当插画师也不错。

找到事做,时间就变快了,不觉就度过一个下午。

佣人过来问要不要准备晚餐,她犹豫了一下,觉得是不是应该给唐奕晟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想吃点什么。

电话拨通,响了几声,那边接通。

“嗯,奕,奕晟,你等下回来吃饭吗?”阮明珠红着脸问。

因为唐奕晟和崔奕华的名字中都是一样的奕字,她喊起来其实有点,有点不自在。

却听到电话那边有点嘈杂,而唐奕晟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不回,你自己吃。”

跟着电话挂断。

阮明珠愣住。

这么忙吗。

因为一个人,阮明珠没有什么食欲,就让佣人随便做点,随便吃了些。

闷闷不乐,画画也没了兴致。

不知道夜里多少点,阮明珠被床垫下陷惊醒,唐奕晟回来了。

他搂过来,埋头亲她,顺手就去脱她的衣服。

她懵懵的,摸到他光滑的皮肤。

跟昨晚相比,他减少了前戏,让她有点痛。

感觉她的反应,他有点抱歉,“弄疼你了?”

他漱了口,但她仍然闻到一点酒气,估计这么晚回来是去应酬了。

“没事。”她宽容地说,主动环上他宽阔的背。

他工作累了,她作为妻子应该体谅,让他得到放松。

她的温柔让唐奕晟心里暖了暖,动作慢下来,柔情地吻她,将她的感觉调动起来。

虽然过量的运动让阮明珠感到下身不适,但唐奕晟事后抱着她睡让她感到有点甜蜜。

如此过了几天。

周末晚上,阮明珠实在觉得下身不舒服,支支吾吾问唐奕晟:“你明天忙吗?”

因为明天不上班,唐奕晟要得有点过度了,此时困得迷糊,没有听清她说什么,含糊嗯了一声。

以为他周末也忙,阮明珠十分失落,就没有告诉他她明天想去医院看看。

翌日早晨,阮明珠打电话给崔蕙芸,遮遮掩掩地说了自己的麻烦,想问她有没有空陪一起去医院。

没想到崔蕙芸听了,竟有些为难,“对不起啊,我刚入职,做事慢,今天得去加班呢,你叫唐奕晟陪你去不行吗?”

阮明珠哀叹,“他说今天没空,我自己去好丢脸……”

“这有什么丢脸,你丈夫太能干了,医生都要羡慕你!”崔蕙芸取笑。

阮明珠大窘,“讨厌!”

崔蕙芸没空,阮明珠没了别的人选,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去。

“哟,伤得还真有点严重……”女医生用棉签扒拉着观察,啧啧,“你老公不太节制呀。”

阮明珠臊红了脸,不支声。

医生给她作些处理并开了药,说:“回去叫你老公暂停几天,以后也节制点。女人要爱护自己,别一味地满足他们啊。”

阮明珠红脸垂着眼眸,嗯一声。

出了诊室,心里还想着医生说的话,突然一个人影挡住她的去路。

她怔怔抬头。

是个身材很好的女人,妆化得很艳丽。

“晟少的新婚妻子?”来人很不善。

“……你是谁?”

女人轻哼,“看不出来?自然是他未婚前的女人。”

阮明珠的脸颊倏地僵麻。

“你来医院做什么?”女人轻佻地瞟向阮明珠的包包,那里装着病历本和药。

“晟少在那方面需求很旺盛吧,我可是深有体会。”女人说。

阮明珠没想到她会说出如此无耻的话,血液直往头顶冲。

激动得手有点抖,她不跟那女人争辩,转身想走。

“呵,受不了了吗。”女人抓向阮明珠的胳膊,“我跟你说,就算你嫁给了他,他以后也不可能对你忠诚!”

话音未落,女人抓着阮明珠的手被狠狠扯开,整个人被搡往一边!

第3章没有解释

阮明珠震惊地看向突然出现的唐奕晟。

他神色冷峻,双眸极是凌厉,浓深的墨色仿佛能将人凝结成冰。

“晟,晟少……”被摔出去的女人极为狼狈地站稳,嚣张不再,战战兢兢地望向这个蕴含着可怕杀气的高大男人。

唐奕晟当她不存在,冷眼转头,拽阮明珠走。

“晟少,我还是很喜欢你!”

女人追来,急切说,“这次是我不对,但我真的没法放弃,我做不到……”

唐奕晟腿长,步子迈得大,阮明珠被拉得有点踉跄。

而随着那女人的话,他的手力不觉一点点收紧。

刷地,他转回身,目光之可怕,连疼红了眼眶的阮明珠都为之一惧。

那女人顿住脚步,未说完的话全然吞回。

唐奕晟的戾气已经呼之欲出,就算她再扮傻充楞,也知道触及了他的底线。

女人低下头,在他的目光压力下,到底还是灰溜溜转身。

阮明珠暗叹,莫名有点物伤其类。

当然,跟这个放肆的女人比起来,她缺乏泼辣的勇气。

唐奕晟对前任这般意外冷狠,让她不自觉在心里将他跟崔奕华对比。

完全不是同一类型的男人,但无情起来很相似。

只是形式上一个更绅士温和,一个更残酷决绝。

想下来,不觉对唐奕晟生出一丝惧意。

失神间,阮明珠被拉进电梯。

男人靠着她,长身笔挺,静默不语,但攥在她手腕上的力度松下来了。

她咬了咬下唇,把手抽出来。

唐奕晟略怔,看向她。

低垂的长密睫毛下,小巧的鼻翼分明倔强地微微翕动。

粉色的下眼睑在方才的拉扯间,曾有那么一瞬间泛红过。他可是记得的。

默了默,伸手将她的手又拽回来,握在掌心。

没有解释。

一路沉默,回到家,阮明珠换了鞋向房间走去,唐奕晟也跟过去。

将她放下的包包打开,取出病历本看了看。

“你去医院怎么不跟我说。”

他嗓音温和,神态不复在医院时的凛寒,过去在她前方的床边坐下。

阮明珠本来背对他,见状便转身。但他长手一探,将她拉过去,跌坐到他的腿上。

仿佛坐了热砧板,小脸倏然飞红,撑着想起来。

他将她不安分的双手交叉箍到她胸下,头从后面探过来,轻轻摩挲着她细滑的颈侧,低问:“医生说我不节制了?”

阮明珠脸烧,不自在地偏过头。

“以后我注意点,嗯?”他舔舔她耳下。

阮明珠颤栗地缩了缩,身子有点软,被他有力的手臂稳稳托住。

从医院带回来的闷气消淡,她在心里叹了口气。

“……奕晟,”

“嗯?”

“我对我们的婚姻是认真的。”

“嗯。”

听了这个小他七岁,才刚满二十岁的小女人如此郑重其事的话,唐奕晟心里微微有笑意。

薄唇在她馨香的身上流连,她在他怀里的姿势渐渐变成躺在他的臂膀里。

而对他简洁的回应,阮明珠思绪飘游。

又想崔奕华了。

以前跟崔奕华在一起,她的心里总像揣了一群不安奔跑的兔子。

总想要他表明心迹,企图看透他,揣测他爱她有没有她爱他那么深。

像今天这样,如果换作崔奕华,恐怕她此时已经死过几回了,因为心会被绞碎,痛不欲生。

所以还是不能太投入一段感情,因为不爱唐奕晟,倒令她除了有些心冷,并没有太痛苦。

可是惆怅还是充满了心,柔软得生疼,叫她无着无落,这种难过,也很难过。

软软靠在唐奕晟温暖的怀里,正柔肠百结,蓦然胸前传来异样感觉。

她微滞,掀起眼皮看向头顶上的男人,他的手!

对上她的视线,他深邃的黑眸似乎含了丝笑意。

“事实上不需要太相信医生的话,我知道怎让你快点好起来……”他压低声音覆身下来,嗓音撩人,叫人说不出的心悸。

特别他总让她觉得有点陌生,有时又意外地觉得清冷好看的脸越靠越近,深深看她的样子,眼神又黑又亮,坚毅的唇角微微翘起……

一种阮明珠所不熟悉的,成熟男人才会有的气势,夹杂着无法描述的压迫力笼罩而下。

不知不觉她便到了床上,被他禁于身下,如同任人宰割的小羊羔。

他的手指沾了药膏,一点一点,以最细腻的触感抚弄。

肆意的目光,充满技巧又放dang的亲吻,涉世未深的她根本无法抵挡。

她羞赧之极,深深闭眼,头无限地往上仰,想躲藏,却又无法控制在他面前打开……

那个在颤栗中低吟的女人,她真的无法相信是自己。

医生让他们节制,结果他反其道而行,极致开发。

晚饭的时间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溜掉。

唐奕晟将她抱到餐厅,佣人迎上来,“先生,太太,我马上去热菜。”

阮明珠通红了脸,鸵鸟一样埋在男人宽阔的胸膛里。

他非要此时都不肯放她下去。

把阮明珠放到椅子上,唐奕晟拉过另一把椅子,靠她坐下,拿起她的手,唇边有淡淡笑意,“这次觉得疼吗?”

阮明珠脸红得像熟透的虾,咬唇,有点恼羞。

他望她半晌,微不可闻地笑了声,侧头亲亲她润泽的红唇。

松开她,想说点什么,最后却没说,而是伸手揉揉她黑顺的头发。

……

国庆黄金周前一个月,有一天晚上,唐奕晟很晚也没回来。

阮明珠撑不住沉重的眼皮,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身边人也不见踪影。

如此过了两天,到第三晚,崔蕙芸忽然打电话过来。

“明珠,你都不查岗的么,你家那位出差这几天,天天晚上去会所,小心被坏女人缠上!”

阮明珠呆,“出差?”

原来不是早出晚归,是出差了?!

溺爱阮明珠唐奕晟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溺爱阮明珠唐奕晟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分享:左耳边的期盼类型:状态:完结

溺爱阮明珠唐奕晟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溺爱小说,这是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遁逃的鱼,主角阮明珠、唐奕晟,新婚丈夫是个花心大萝卜,她要离婚!某人呵呵。小羊羔想逃出他大灰狼的五指山,不可能!画个温柔陷阱困住她。种个娃娃拖住她。最后死心塌地爱上她!然而,她冷眸如霜,“唐奕晟,我累了,原来没有感情的婚姻,终究难以长久维继!”她的心里有一处隐晦的伤,多年未愈,而他,城府高深,多少事蒙单纯的她于鼓中。她会相信,现实如他,会真的爱上她?这是一个大灰狼圈养小羊羔的故事。

更多章节 >>

小说详情